人類需要儀式,這就是我們會有婚禮、葬禮,還有跨年晚會的原因。

我一直把到紐約的時代廣場跨年,列在這輩子一定要做的事清單上,很高興在2007年的第一刻,終於可以把這項心願一筆勾銷。

如果問紐約客要不要去時代廣場跨年,十個有九個大概會回答"
我可沒有這麼傻
!"
在倒數前夕,被冠上「世界十字路口」稱號的時代廣場,會擁進上百萬名觀光客,大概下午二點起就廣場兩側人行道就擠滿卡位的人潮。由於一旦離開廣場就不能再回來,前來朝聖的人必須作好將近十個小時不能上廁所的心理準備,所以來這邊跨年不只是參加狂歡晚會,基本上也是參加一場挑戰耐力與意志力的超馬競賽。

好友Kevin去年跨年因女友在最後關頭決定棄守而失敗,今年發誓一定要看到,他已經因為跨年這檔事染上輕微的精神病,早在十二月初就開始甄選跨年團成員,並舉行過二次行前會議與實地彩排。前一天晚上Kevin團長還以電話遙控,不准團員喝水或出門狂歡,甚至跟團員裡的情侶簽下切結書,任何一方撐不下去必須必自行離場,不准把另一半帶走,以免影響現場人氣。

 三十一日下午,本跨年團一行九人浩浩蕩蕩地進駐時代廣場,行囊裡什麼都帶了...零食、毯子、暖暖包、PSP、小椅子、iPod、樸克牌、尿壺﹙是的,你沒看錯,全美各大99 cents 商店都有舖貨,由於本團成員個個年輕力壯,所以此壺最後並無用武之地﹚。

下午四點一到,警方開始驅趕人行道上的人潮,準備開放進入廣場的柵欄,聽話的人就如同我們這群白痴,順者警方指揮一路退到廣場邊緣才進場,不聽話的人就如同我們另一位聰明的朋友Leon,不管警察哨子吹的再大聲,硬是死守45街街口的黃金位置不肯離去,最後擠進MTV open studio下方的廣場中心地帶。

進入廣場就戰鬥位置之後,等待的時間在眾人打打鬧鬧之下過得其實很快。幸好遇上紐約暖冬,當晚氣溫至少還有攝氏
2度,加上人潮可以驅寒,現場又頻頻發送眼鏡、帽子、圍巾甚至是Pizza等免費好禮,讓你也可以藉著’’啊,真是人間處處有溫情’’的假象取暖。最神奇的禮物是那個標有斗大2007數字的墨鏡,戴上後會發光的地方四周都會產生迷幻的彩虹光圈,讓我一度懷疑現場是不是有人在偷抽大麻。

廣場上還有一群很棒的時間殺手,就是前來表演的眾家歌星,今年的卡斯有唱unberak my heart那位好久不見的唐妮布萊斯頓、當紅的Christina Aguilera、熱門音樂劇Jersey Boy還有我最近愛上的搖滾樂團Panic at DiscoMy Chemical Romance.

不能上廁所真是件可怕的事。我當場看到有戶人家為了爸爸要不要上廁所棄權而上演家庭倫理大悲劇,時間越晚,地上陸續出現不少裝著可疑黃色液體的可口可樂寶特瓶。連我們都被現場氣氛感染,玩起打牌輸了就要灌水的殘酷遊戲。

現場氣氛真得很high,從六點開始每個小時都有倒數,加上有人興致一來亂喊,大家就突然又數了起來,一天總共數了十幾次,當年剛學英文的時候大概也沒念過這麼多遍ThreeTwoOne吧。而老外個個都是製造氣氛的高手,不管是樂團表演或中間空檔放的歌,大家都是夜店那種跳法,所以氣氛一路都很熱

十一點後廣場就瘋了,全場騷動的程度大概只有快要沸騰的壓力鍋比得上。沒想到倒數前幾分鐘居然放起約翰藍儂的"Imagine",全場大合唱,我當場眼睛就濕了…很感動啊!那一刻,看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不分膚色帶著笑臉被這首溫柔的歌緊緊擁抱,我認真地相信藍儂的’’想像’’會成真,世界和平也許不會我們太遠。

最後一次倒數一次數足
60秒…真是喊破喉嚨…也不知道為何大家就像瘋了一樣的拼命的喊。
當金球落下,碎紙花塞滿夜空的那一刻,現場響起New York New York,換身旁的老婆大人紅了眼眶。

接下來廣場開始放舞曲…大家就在街上跳起舞來…不認識的人搶著跑來跟你大喊新年快樂,或是拉你進去排排站跳兔子舞或大腿舞。這大概算是我去過最大型、氣氛也最歡樂的一家夜店。

午夜時分,拖著疲累的步伐走在滿是垃圾的廣場,心理只有一個感想…好累、好好玩、這種狂歡一生一次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海邊的卡夫卡

Paul24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