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會版杜蘭朵1989年的實況錄影,公主一角由當時大都會的當家花旦Eva Marton擔綱,演卡拉富王子的則是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哥。


第一幕打開,北京城下萬頭鑽動,公主鑾駕在城牆後方的裊裊煙霧中升至天際,
浩大的場面已經讓人咋舌不已。等到第二幕第二景一開啟,台下的觀眾已經忍不住鼓起掌來。雕樑畫棟的宮殿被水池環繞,層層疊繞的階梯站滿舞弄彩帶的宮娥,與身著五色華服的文武百官,整個場景閃耀著亮眼的白金色光芒,活像電影''滿城盡載黃金甲'的奢麗佈景跳出大銀幕,直接在你眼前鋪張開來。

如果說歌劇是門講究塑造奇觀的藝術,大都會歌劇院的"
杜蘭朵",絕對是奇觀中的奇觀。

大都會歌劇院2007年春季上演的杜蘭朵,是普契尼最後的一部歌劇。故事描述北京城的杜蘭朵公主向四方招親,若是前來徵婚的王子無法解答三道謎題,就得面臨人頭落地的命運。流浪至北京的韃靼王子卡拉富被公主的美貌所媚惑,決定勇敢面對這項挑戰,在順利解出''希望、熱情、杜蘭朵''三道答案之後,公主卻反悔不肯下嫁,卡拉富因此提出一項要求,如果公主能在黎明破曉前猜出他的名字,他就願意解除婚約,欣然就死。

於是杜蘭朵下令北京城裡人人都不許睡覺,誓言要找出這個異鄉人的真實身份,並抓住王子的婢女柳兒拷問,深愛著卡拉富的柳兒,為了保護主人而自盡身亡,盛怒的王子直斥杜蘭朵冷血心腸,卻無法壓抑自己的情感,在衝突中擁吻了杜蘭朵,也順利攻破了公主的心防。最後卡拉富選擇將命運交到杜蘭朵手上,將真實姓名告訴了她,杜蘭朵則向皇帝與文武百官宣示,這名陌生人的名字,就叫''
愛'',兩人便在眾人的歡呼與祝福中結為連理。

普契尼在寫完柳兒之死的章節後便撒手人寰,由弟子根據老師留下來的草稿補上結局。很多人都會批評這個故事的結尾欠缺說服力,特別是前一刻觀眾還沉浸在柳兒犧牲的悲傷情緒中,沒多久台上就奏起薄海歡騰的婚禮祝福。前幾年的薩爾茲堡歌劇節,指揮葛名家葛濟夫就改採當代作曲家貝爾奧的新版結局,讓公主與王子在眾人的低鳴中擁抱,比起原來的大合唱版喜慶結局,反而更為震撼有力。

對於華人觀眾來說,觀賞這部賣弄東方風情的歌劇,最大的驚喜大概來自貫穿全劇的中國民謠茉莉花。在管弦樂團的烘托下,茉莉花的曲調突然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從記憶中小家碧玉的民謠,搖身一變成為大家閨秀式的交響樂章。

當然,老外對中國文化一知半解的詮釋,也為東方觀眾帶來很多類似''大家來找碴''的樂趣。例如卡拉富秉告皇帝之際,字幕打出的稱謂是''son of heaven'',猛然看到時一頭霧水,後來才想到這是''天子''的意思…草民要啟奏聖上,應該高喊''陛下''或''皇上''之類的尊稱吧!斗膽直呼皇帝''天子'',應該會被抓去砍頭才對。

拜上個世紀末張藝謀的紫禁城版杜蘭朵熱鬧上演,以及帕華洛帝強力主打劇中詠嘆調''公主徹夜未眠''所賜,杜蘭朵重回熱門歌劇之列。大都會這次上演的杜蘭朵,是由殉情記名導Franco Zeffirelli1987年執導的版本。比起歐洲目前盛行的前衛歌劇,走傳統大場面路線的柴版杜蘭朵,並不打算重新詮釋故事,賦予文本全新的角度或深度,只是極盡花俏之能事,提供觀賞者一場熱鬧的視覺饗宴。

紐約時報直指這個版本''
過度誇張'',的確,柴導似乎很怕觀眾感到冷場,因此每個角落都運用人海戰術塞滿群眾演員,每一分鐘都要安排舞群或合唱團來段功夫身段或彩帶舞蹈。整個舞台畫面不斷流動,幾乎不留給觀眾片刻的喘息空間。

不過,比起同被譏為視覺暴發戶的電影''滿城盡載黃金甲'',柴老還是更勝一籌,懂得''留白"的巧妙。他把富麗堂皇的宮殿用優雅中國山水畫包圍起來,利用文雅的國畫鎮壓宮殿建築的俗麗。並選用白金色澤作為視覺基調,而非中國宮殿慣用的朱紅或金色,所以整個畫面看起來不致過度濃艷,反而流露出一種童話般的夢幻色彩。

在當代歌劇院逐漸轉型為前衛藝術競技場的今天,柴版的杜蘭朵多少顯得有點過時,但不可諱言,這是非常能夠取悅觀眾的製作,特別是能夠討好歌劇新鮮人,充分滿足觀眾對於歌劇豪華大場面的一貫想像,站在推廣歌劇的立場上,這樣"過時"的製作,還是有存在的必要。

相較於Franco Zeffirelli端出的視覺盛宴,這次大都會版杜蘭朵在聽覺上大概只能算是小菜一盤。指揮由大都會常客Marco Armiliato上陣。他的指揮手法浪漫有餘,熱情不足,將普契尼溫唯美的樂章處理得極為細膩動人,幾乎讓人一聽就要融化,但處理較為澎湃的曲調時明顯缺乏氣勢。

飾演杜蘭朵的美國女高音
Andrea Gruber聲音表情軟柔弱而充滿困惑,一點都不像是個冷若冰霜的"Ice Queen"。演卡拉富的加拿大男高音Richard Margison更讓人搖頭,聲線非常不穩定,特別在萬眾期待的詠嘆調"公主徹夜未眠"裡,好像被下了鎖喉魔咒,聲音一直施展不開來,一直到唱罷之後,也許是如釋重負,他老兄的表現才開始神采飛揚起來。

唯一例外的是韓國女高音Hei-Kyung Hong,她的聲音基本上就是為了柳兒這個角色而生,音色溫柔又楚楚可憐,加上這個為情而犧牲角色十分討好,兩首詠嘆調結束後觀眾席都爆出如雷的掌聲與喝采。

散場之後,忍不住一路哼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大都會的杜蘭朵真是一場非常好看的演出,可惜一如紐約時報的評論,為觀眾帶來精采的視覺享受,卻無法在聽覺上帶來更大的滿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ul24601 的頭像
Paul24601

海邊的卡夫卡

Paul24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