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在東尼獎頒獎典禮的現場演出


2007年4月1日,我走進百老匯的Broadhurst戲院,讓今年堂堂邁入21歲的音樂劇"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成為自己慶祝踏進30大關的生日禮物.

這是我第三次看這齣戲了,之前在紐約與倫敦各看過一次,打著老婆大人還沒看過的名義,趁Les Miz(百老匯粉絲對於這齣戲的暱稱)在紐約下檔後破紀錄迅速復活的機會,忍不住又走進戲院一次.

三次共同的下場是...都在黑暗中看得痛哭流涕.

身為重度的音樂劇上癮患者,悲慘世界是我最喜歡,也是讓我最感動的一齣音樂劇.加上我有在人前自動閉鎖淚腺的毛病,所以看Les Miz基本上已經成為我心靈治療以及疏導淚腺管的方式.


當年初到紐約,儘管英文沒聽懂幾句,上半場還沒落幕,看著準備起義的學生在舞台上慷慨激昂地高歌"Red & Black","Do You Hear People Sing",眼眶早已洪水氾濫.

到了下半場情況更慘,開演不久眼看年幼的小男孩Gavrochey在戰場上壯烈犧牲,眼淚再度噴射而出...到了終場的大合場,我已經誇張到必須緊緊掐住自己,以免抽噎聲嚇壞四周觀眾的地步.
有趣的是,儘管每看必哭,但每次爆點都略有不同,有次是被女主角Fantine的那首" I Dream a Dream"所打動,這次則是上半場結束前的混聲大合唱"One Day More".

"One Day More"是戲裡我最喜歡的曲目之一.在一片山雨欲來的動盪氣氛中,想要趁機海撈一票的惡棍,打算混入學生軍的警長,還有那批為人民而舉起槍桿的革命英雄,各方人馬在革命前夕百家爭鳴. 當我看見主人翁Jean Valjean準備趁亂逃亡時,不忘把當年神父送給他的銀燭臺放進行囊,心頭又是一陣熱,眼淚也就跟著台上讓人熱血沸騰的合唱一同宣洩而出.

當然,跟我一樣放縱淚腺的觀眾可不在少數.例如在最為催淚的"Little Drop of Rain"一曲 , 劇中角色Eponine為了幫暗戀的對象送信,不幸中彈死在心愛的人懷抱裡,整間戲院都是抽面紙跟抽鼻子的聲音,我身後的一位熟女還嗚嗚地哭出聲來.

在這一刻,我突然發現,當戲院裡的觀眾一起哄堂大笑,歡樂會跟著加倍.當身旁的群眾跟你一起分享眼淚,感動也會跟著加倍...也許這就是劇場迷人的地方.
 

悲慘世界改編自雨果的小說,描述主人翁Jean Vanjean逃出假釋計畫, 打算重新做人, 卻無法躲過酷吏警長Javert鍥而不捨的追蹤,最後還捲進了1832年學生起義的時代漩渦裡

1985
年法國籍的音樂劇詞曲搭檔Claude-Michel Schönberg Alain Boublil 將他們這齣1980年在法國首次亮相即大受好評的音樂劇搬上倫敦舞台,上演迄今仍屹立不搖,成為倫敦西區有史以來最長壽的音樂劇. 1987年悲慘世界轉戰百老匯,直到2003年才下台一鞠躬.沒想到2006年百老匯又再度點亮 Les Miz 的霓虹燈招牌
.

這次悲慘世界在百老匯捲土重來,卡司非常堅強,唱功水準相當整齊
.

女主角Fantine 由歌聲甜美,以西貢小姐(Miss Saigon )拿下東尼獎的 Lea Salonga 擔綱.喜感十足的惡棍 Thenardier,則找來在 Producer 中以同志導演一角拿下東尼獎的Gary Beach上場.連戲份不重的學生領袖 Enjolrass ,都是由因 Light in Piazza 而備受矚目的百老匯新星 Aaron Lazar 上陣
.

卡斯中最讓人驚艷的算是演Eiponine Celia Keenan Bolger,她之前曾以The 25th Annual Putnam Co. Spelling Bee這齣戲拿下東尼獎提名,現場唱得真是好極了. Marius的新秀 Adam Jacobs,歌聲也是可圈可點. Marius 這個角色有很多明星演過,其中甚至還包括拉丁天王瑞奇馬汀.

比起其他百老匯的招牌戲碼,悲慘世界的劇情複雜且人物眾多,又沒有從天而降的水晶燈這類驚人特效,或是非洲動物滿場飛的熱鬧場面.娛樂性與平易近人度可能相對有點折扣.不過 Les Miz 卻還是能一次又一次打動不同世代觀眾的心, 除人感人的劇情,靠的主要還是動聽的音樂.

戲裡面我最偏愛的一首插曲,是刻劃戰壕裡學生與革命志士等待黎明的小品樂曲"Drink with Me".當這首歌的吉他和絃響起,彷彿所有對於青春的迷惘與對未知明天的恐懼,都會跟著輕柔的合聲吟唱傾洩而出.而戲中最芭樂的一首歌曲,大概算是Eponine唱出自己苦澀單戀滋味的 "On My Own".這首歌也曾被林憶蓮翻唱為中文版,各大錢櫃應該都有舖貨,音樂劇迷不要錯過這個K歌的機會.

當然, 悲慘世界的成功, 執導過 Cats 等經典戲碼的 Trevor nunn 功不可沒.利用旋轉舞台鋪陳出時空背景複雜的眾多場景,簡單卻又別出心裁.

其中兩場戲特別令人激賞.首先是逃亡在外的男主角Jean Valjean,在搖身一變為市長後獲知有位陌生人被錯認為他而定罪,因此面臨了究竟要揭穿自己的偽裝來拯救這名無辜的陌生人,還是將錯就錯讓他為自己頂罪的掙扎.Jean Valjean在黑暗之中唱著"Who Am I" 的悲嘆, 在他良心發現,決定承認自己就是當年逃走的假釋犯" 20641", 燈光頓時大亮,審判席與法院場景自背後與兩側緩緩推出,瞬間將舞台上的場景拉到法院內,精采的蒙太奇手法讓人拍案叫絕.

另一場好戲則是末尾警長 Javert 投水自殺的段落. Javert 身後的鐵橋迅速的向空中拉去,製造出他向橋下縱身一耀的視覺效果,搭配上 Javert 主題曲" Star" 的音樂轟然而出,讓動人的音樂與精采的場面調度聯手將劇情烘托至高潮.

這幾年台灣慢慢刮起一股音樂劇風潮.看著 "Cats","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Mama Mia"相繼來台,儘管多年來屢屢有悲慘世界即將登台的消息傳出,最後卻都是不了了之.希望有朝一日也能看到悲慘世界登上台北國家戲劇院...也許這會成為我與Jean Valjean,Eponine,Javert,Fantine...還有他們的動人故事與迷人樂曲的第四次相逢.

創作者介紹

海邊的卡夫卡

Paul246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orbert2500
  • 20641?

    "決定承認自己就是當年逃走的假釋犯" 20641"時"

    好像有Typo喔.
  • norbert2500
  • BTW, 我是3月27號2007年看的呢!

    Les Miz 我也看過了三遍呢. 一次2003年原版, 兩次2007年, 都在紐約看的. 這個Revival讓我猶豫了超久的, 終於Fatine從DRV換成了Lea Salonga後我們馬上就去看了.

    演出JVJ的Alexander Gemignani之前還演過Sweeney Todd的Beadle一角, 後來又去演出"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最後一次去看是因為由倫敦的John Owen-Jones來演出JVJ, 是我看過最棒的一位!